首页 | 会员中心 | 俱乐部 | 《饲料科技与经济》杂志 | 饲料科技与经济高层论坛 | 关于我们 《饲料科技与经济》《网刊飞迪参考》《特定专刊》专栏

封面故事

陈春花:花从心开
作者:董志玲  发布日期:14-06-28 23:16:06  点击数:

陈春花老师是对农牧行业怀有一颗赤诚之心的人,否则她不会在离开行业十年之后,又重返行业,而且一脚就踏在了风口浪尖上,连躲闪的余地都没给自己留。作为一个在行业极富盛名的学者,她是和着功成、名就、身退的节律离开这个行业,如今又迎着期许的目光、带着变革的决心重返行业,这是需要勇气和担当的。

在烟花三月的扬州,我曾向春花老师提到“重返”这个问题,她只是淡淡地回答:“需要我,我就回来,其它没有去考虑。如此淡然的回答,一下子将我从一种复杂中抽离了出来,我懂得了陈老师为什么喜欢用大珠慧海禅师的“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来表达她对生命顺其自然的一种态度,这是一种真正的“放下”,是生命经历过诸多繁华之后回归到本真的一种“随喜”。

 

             我心淡然

不知为何,一见到陈老师,我的心中就会唱响S.H.E的《 Super Star》来,当陈老师笑问我如何将她与这首歌联系起来时,我自己也好奇的反观念头的来源,我发现陈老师身上有一种不动声色的强大,她身上那种“安详宁静”的气质会散发出宗教般的吸引力,让她发出一种智慧和力量的信息,形成公众的追随。这就好比飓风眼,周围疯狂旋转,但它的核心——风暴眼却是安详寂静的,因为它是核心的“一”,越是不动,越是安静超脱,周围越是被她吸引。其实,在一个利益争夺激烈的社会中,只有安详公正的心灵才会产生真正的中心,不管外事如何繁杂,只要心是静的,说出的话就会有条不紊,做事也会游刃有余。但一个人若想做到博而静是需要花点功夫沉淀的,需要在红尘中修炼一颗安详的“禅心”。

前一阵子读陈老师的文化随笔《我心淡然》、《把心安住》甚是喜欢。陈老师的文风深静娟秀,有一种鼻尖轻碰的真实触感,读来徐徐入心,诱发出生命本该有的自在与欢喜,文章所言也均为心声,渗透出了智慧和真爱,令人倍感亲近。

作为中国经济管理学界的知名学者,出理论书籍、授课带学生、到经济讲坛演讲、到企业担任要职等等,这些似乎都是优秀学者份内之事。但是能赋得了诗,写得了文化随笔的管理学者却是寥寥,这已经超出了知识的范畴,上升到了精神的境界。这样的人内心已经有了格局、有了气象,她已经不一定专一于某一个领域,她对领域都可做到触类旁通比如贾平凹,他既是一个好的作家,又是一个书法家;陈丹青既是画家,又是出色的作家;像吴敬琏、厉以宁这些经济学大家,诗和书法都有一定的造诣。达到这样境界的人主要练的是“修心”的功夫,心修炼的越透明,世象就越真,智慧也就越通达。 

前段时间,在农牧CEO俱乐部的春季峰会上,牧羊公司请陈老师和俱乐部成员一行,到瘦西湖畔的“富春茶楼”品尝有名的富春汤包。摆放在褐色蒸笼里的富春汤包果真名不虚传,个个褶皱精致,皮薄如蝉翼。只见陈老师将一只面白皮薄、汤汁饱满的小汤包拎到小吃碟里,先用吸管将汤包戳一个小孔,随后用手托起小碟,一边优雅的吸着汤包汁,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看着陈老师如此雅致的吃着汤包,我也将一只颤颤悠悠,吹弹即破的汤包移到面前的碟子里,当我托起这热气袅袅的小包,学着陈老师的样子尝试的时候,才发现,这小包看似简单,真要想吃得优雅,吃的气定神闲,还是需要功夫的。这倒让我联想到陈老师目前在新希望六和推动的这场变革来。变革与吃汤包有异曲同工之处,讲究的是一个力度和火候。首先动作不能太大,否则皮破汤漏,元气会走失,所以要轻轻提,慢慢移,将小包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同时切入的点要恰当好处,同时还要讲究吸的力度,吸的重了会烫着自己,轻了会浮于表面,这是一个高难度动作。不过这场变革的推行就像这富春楼的汤包一样,虽然贵了些,吃起来不易,但还是值得一尝。

          

            做一个“自由人”

 

完美的人生应该追求“三位一体”的自由——人身自由、思想自由、灵魂自由。人身自由是你可以决定身体在哪里,他跟物质的欲望成反比,财富欲望越大,身体自由越小;思想自由是大脑里已经没有困惑,只有通达圆融的智慧,只要有问题,就会有答案;灵魂自由是人性的自由通达、圆融无碍,无悲无欢,跟任何人在一起都和谐自然,不会有分别心。

陈老师的生活方式是简单而自由的,她对物质的依赖性很弱,能守得住本我的纯朴。她可以连着十五天只食粥和不放盐不放油的水煮菜,而我曾尝试着吃了三天的清水煮菜就脾气暴躁、魂不守舍,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其实我们常人的“心”是被囚在物质依赖的牢笼里的,肉体依赖境界越低的人对物质的依赖性越强,很多人一生都被囚禁在物质的欲望里,得不到心灵的自由。陈老师的“精神世界”和“心量”是非常强大的,她的肉体樊笼基本囚不住她强大的“精神之鸟”,所以她的心可不受外物羁绊,人可做到灵魂安详、思想自由、举止淡定、智慧无碍。因此,她才能够自由的出入商界、学界、文化界而不迷乱于学与商,迷惑于心,自断于慧命。

    陈老师不仅是一个管理学者、文化学者、也是一位思想者,思想者容易被贴上理想主义的标签,但这种标签对于思想者有些不公,我们传统的儒家文化本身就强调“入世”的,禅宗亦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西方的传统也强调经验理性。陈老师身上的理想主义气质是既接地气又紧随时代的,比如她到六和当总裁和去发起创办新华都商学院的经历,都兼具了思想的前瞻性和实践的操作性。其实,每位思想者身上都具有一种殉道精神,这是中国传统的士大夫身上独有的精神,这种精神赋予了陈老师不俗的气质。陈老师极富学问却不仅仅是一个学问者,因为她有一颗赤子之心,她不断的在各种场合不遗余力地演讲,发表言论,努力地用自己的思想拓展农牧行业的视野,用自己的体验推动农牧行业的变革,她是农牧行业点灯的人。“尽管她要在这三年与新希望六和一起工作,但是她还是保留着在大学校园做老师的职责。”而且她也清楚,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也是分几种类型的:有权官、无权官、做事官、管事官、混饭官、清官、贪官,不同的定位在做法上都是有本质区别的,主要看企业的文化和创始人的天花板有多高,如果创始人的境界不高,给的空间不够,浅水池里自然是藏不住龙卧不住虎,下属也很难有长远打算。不过陈老师是一位既讲究“精进”又讲担当的人,她做事专注、拼命,意念纯粹,意志坚定,她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虚掷时光。

曾与陈老师有过两天近距离的接触,我发现陈老师对时间掌控能力是普通人所不能及的。无论是开会还是参观,她都能很快进入纯粹、忘我的状态,让事情变得有效,决不空耗精力。即便是在短暂的路途中,陈老师也会将自己的内心感受用诗、用散文纪录下来,“精进”自己的精神。她好像从不刻意张罗着要做什么,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把握在当下的这一刻,这是她多年精进专注的工作沉淀下来的一种习惯,也是在拼命做事中修炼出来的一种能力。陈老师是真正达到“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的境界了。而我们大部分人吃饭时不好好吃饭,有种种思量,睡觉时不好好睡觉,有千般妄想。因心不在当下,抓不住当下这一刻,所以下一刻,再下一刻也往往一连串丢失掉了,所以个个心浮气躁、烦恼从生,生命的能量不仅不能快速攀升,反被琐事消耗的了无生趣、平庸乏味,更别说像陈老师那样精进自己的精神与灵魂了。

|<< << < 1 2 3 > >> >>|

手机、ipad、微信阅读请扫描↓
关注官网微信更多惊喜、扫描↓

友情链接

农业部 爱猪网 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 畜牧人 国际畜牧网 猪e网
中国兽药策划网 赛尔传媒 中国养殖网 中国林牧渔业经济学会 中国饲料工业信息网 中国饲料原料信息网
中国饲料在线 南方饲料信息网 天地经纬 新牧网 中国畜牧兽医信息网 爱畜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