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模块加载中...
首页 > 新闻系统 > 管理 > 正文
牧原是怎样炼成的?——严以自律,从行业外对自己提出更高的标准

发布日期:[17-08-31 16:16:14] 点击次数:[] 作者: 来源:

牧原是怎样炼成的?

——严以自律,从行业外对自己提出更高的标准

河南牧原集团董事长    秦英林

今天我简单给大家汇报几个情况,第一,我们要提出更高的标准严以自律;第二,我们企业做的与环保相关的事情,从业界和我们自身对影响环保的元素如碳、氮、磷、重金属元素等的追踪,以及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和下一步的工作打算。

要从行业外对自己提出更高的标准

我先做一个简要介绍,牧原是1992年开始创办的企业,到现在已经25年了。我们的特点是单厂规模比较大,一个小的猪场有5到10万头猪,大的有40万头,单场40万头相当于几年前两到三个县的量。这么大的养猪量环保问题是大问题,我们经过20多年的探索,现在已经全部实现了废水资源化利用,没有向外排放废水,也就是零排放。今天我们这个行业应该要站在更高的位置上换位思考,如果我们站在全球的角度来思考,就要审视全球环境变化,同时比照发达国家的作为,中国作为经济大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共同保护地球。我们站在国家总理的位置上看一看现行条件下,中国的各行各业应如何发展;我们要站在环保部长的位置上来思考养猪行业如何构建养猪的经济形态;站在农业部长的位置上来思考如何构建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站在市长的位置上来思考如何让人们吃上猪肉,而又不让民众邻里之间相互投诉,构建和谐共居的美好社区。我们还要站在周边社区、利益相关者、社区农民的位置上来思考和感受企业养猪生产对当地农民生活的影响,养猪的臭气有没有影响别人,我们应该如何提高环保的标准;最后我们站在养猪生产者的位置上来反省自己,环境保护已经是迫在眉睫,要想长期发展,我们一定要奋起,像我们对待疾病、对待营养、对待盈利一样去对待环保。牧原设计实现了自己的三个台阶:第一个台阶是零排放,要求是无污染无隐患。第二个台阶是种养结合,提升资源效率。第三个台阶是无臭气不扰民,和谐发展构建社会良好的生态。后两个台阶都超过了国家环保标准。


液体的处理

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和大家分享一下固体、液体、臭气、环保元素的处理方法。液体首先是源头,我们现在的养猪场全部采用了镂空地板,这样在整个养猪生产过程中卫生不再用水,也就是猪进栏到出栏打扫猪圈不用加水。第二个我们发现这样一个现象,饮水器消耗的水大约是猪真正饮用水的1.2到1.5倍,我们慢慢改成国际上比较流行、饮水性更好的饮水器,猪想玩水也玩不了。


我们清洗猪圈有高压枪,高压枪的压力特别大,这样更利于节水。在管理方面,每个饲养员都是安了一个水表,节约一吨水奖励10元,浪费一吨水就要罚钱,这样每个饲养员都有水电控制,前面是设备后面是管理,包括我们采用制度化和自动化的喷雾系统,这样我们用水量夏季大约是1.8吨左右,冬季是1.4吨左右,合起来真正每上市一头猪的费水量在1.1到1.5吨,平均在1.2吨左右。


源头控制的目标就是尽可能把水的消耗只用在猪的饮用水,把其余的浪费尽可能降低。这样算下来的话,一般大约是1.5吨左右,现在我们把饮水器改成国际上比较流行的饮水盘,污水容量减了一半,我们装水表盘对水节约和滴漏都有奖罚,就是一点一点的节约,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管理,从源头上把污水量降下来,这些数据和发达国家生产管理的指标都是相近的,特别是欧洲长期对水的管理比较严格。另外,我们现在在做对液体的防渗透,所有的猪舍必须铺上防渗膜,防止猪舍地皮破烂渗水到地下,以至于影响猪场内部的地下水。


我们猪场的粪尿就是用来做沼液,生产的沼液免费提供给农户使用,与沼气发电相比,这样反而更有价值。在沼液处理方面,我们基于当地的种植习惯和降雨量,以及猪场沼液含氮量,把所有沼液浇灌到农田里去,这种模式在湖北以北都可以,以南包括湖南或者其他地方可能会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湖北武汉以南这种模式会受到一些挑战。我们的沼液方案是先埋地下管,从工厂引到农田,地下管留下排水孔像自来水一样,到了浇灌季节一打开,可以浇灌农田。


臭气处理

关于臭气的处理,我们根据风向和通过等臭线来评估猪场臭气对周边农村的影响,设有闻到臭气的边界。我们把臭气强度分了五个等级,第一个就是根本闻不到;第二个有一点轻轻的味道;第三个是猪的气味很重,能够明确分辨出来这是猪场的气味;第四个是很强烈的气味;第五个一定是人们要投诉的,这个标准也是参照日本的标准,和日本猪场的评分处在相对应的量级上面。一分两分三分处理好关系就行了,四分就要小心了,不是靠关系可以的,五分是靠关系也不行,一定要投诉你,就没法生活了。为此我们成立了臭气测定小组,每个场都有7个人, 7个人一小组评判猪场臭气,关键是在炎热的极端天气下进行评定,每年的8月6号到8月14号天气高湿低闷臭气不走,这个时候对周边的影响还是挺大的。我们对56个场区,600个观测点分等臭线的时候,我们来监测猪场里面的情况,猪场最大的恶臭的部分是用无色表示,是散发恶臭的地方, 四分线是红线,说明很臭了。三分线是我们要完成的地方,黄线基本上能闻到一点点,一分线实际上轻微的能够感觉到,零分线是闻不到。那么让谁来闻呢?不能让我们整天处在猪场内部的人来闻,从外界来闻,因为他们没有受猪场气味的熏陶,对这个气味更敏感。

我们对猪场采取了内部管理措施,首先是做一些简单的除臭墙的试点,但后来经过试验发现,臭气墙并没有把臭气除掉,臭气吹过来顶住墙上行,所有的臭气都到高空了。如果遇到高湿低闷的天气臭气会在上空盘旋,还会影响到远方。以这种方式做除臭网,我觉得可行性不大,成本太高。我们现在也是按照国家标准就是高空排放,国家要求12项,我们做15项高空,把经过过滤和水洗的猪舍空气通过烟囱喷向高空,尽可能不给邻居带来影响。

营养素的生态循环与高值化利用下面我们来看对水循环的分析。我们设有养猪生产、粪水处理、水质还田、环境检测等生产工艺,如果一头猪饮用水是1600升,我们冲洗水是93升,整个过程是1693升水,猪生产占一部分,呼吸蒸发占一部分,到整个猪舍内就是猪的排尿,通风过程中散发到空气中的水有295,差不多到这里就是1200升左右,这个指标是可以接受的,管理好一点都能达到,更高的标准700多升是干清粪,但干清粪有一个特点,就是粪处理不好产生恶臭。

下面我简单的描述一下碳循环,碳循环告诉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哪一个更有价值,猪吃了饲料除了转化成肉,那么剩下的就涉及到环保问题。环保问题我们把猪粪做有机肥,猪尿中的碳元素我们生产沼气,剩下一部分沼液中间也有一些碳元素。生产有机肥和沼气处理,这个过程还是比较经济可行的,如果说我们现在要把所有的猪粪都要用到生产沼气再发电,这个投资的经济可行性还需要进一步的论证和评估。在养猪生产的过程中,我们也测了氮气循环,形成了一个大数据,猪的日粮现在是玉米-豆粕型日粮,每头猪吃的氮大概是9公斤左右,过去小麦-豆粕型日粮每头猪吃的氮是8公斤左右,猪110多公斤的猪身上带出来的氮是3.13公斤左右,环境中的氮就是3.77公斤,猪粪有机肥中大约为1.18公斤,剩下的猪粪尿汤里面还有0.59公斤,粪尿再到生产沼气的过程中会分解挥发,最后在沼液池里面能检测到平均一头猪大约在沼液里面含有0.31公斤,我们做的好的时候零点二几,现在我们是要把氮先保留,尽可能多的留在沼液中做肥料,这样氮不断的提升,沼液还可以作为肥料还田。

磷的循环也是这样一个路径,每头猪吃的磷的总量为2.02公斤,同样猪自身重要带走1.3公斤,有机肥中的磷要占到0.64公斤,包括无机磷和有机磷,那么还有一些磷留在沼渣中,最终我们在沼液中直接拿去还田的磷是0.23公斤,这种含磷量每亩沼液用量达到235立方米,也不会形成磷的过量。目前每亩沼液的用量为40到50立方米,多的时候为90到100立方米的沼液量。也就是说使用我们的工艺,磷的排出量可以完全消纳。

|<< << < 1 2 > >> >>|
 

资讯更多

推荐阅读更多

排行榜更多

会员介绍

    内蒙古粮科院公司 上海源耀 山东泉道 上海万萌 牧羊集团
    大北农集团 重庆紫光天化蛋氨酸有限责任公司 铁骑力士集团 建明工业(珠海)有限公司 美瑞康(广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西南集团 爱特杰牧业集团有限公司 金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伟嘉集团 北京九州大地生物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挑战牧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饲料在线 北京英惠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长春大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汇能动物药品有限公司
    浙江科峰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华农恒青实业有限公司 广州市金银卡饲料有限公司 上海杰隆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 武汉新华扬有限公司
    长沙兴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广东海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邦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 广州乐达香味剂有限公司